]我想,一个人若是辞职跳槽,也该念叨老东家的好儿来,不带怨念地体面离开,而不是翻脸无情,低眉顺眼为迎合新东家而抽打老东家的脸皮。更何况,老东家还是对你有恩,流着道德血液的高尚民企。

有个枪迷说,没有阿森纳(微博数据)的周末真无聊;有个热爱中国足球的哥们说,没有舜天的日子真蛋疼。两人有着共同的怨恨指向世界杯预选赛。

在这项强队冷血百人斩,冷门近乎死绝的赛事中,范佩西的伤退成为了唯一的“新闻亮点”。球迷开始质疑他是否又启动了“玻璃模式”玩各种骨折。阿森纳球迷调侃说:“一个无奈的老教练,一群浪费机会的队友,一条丧尽天良的防线,一到国际比赛日就倒下,虽然范佩西从阿森纳转会到了曼联(微博数据),但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从未离 开。”曼联球迷自嘲道:“开始还在担心香川伤了谁给范佩西传球,现在真的不用担心了。”

当然,还有一小撮枪迷为范佩西的受伤各种诅咒撒花。对此,我必须指出,这不属于枪迷的优雅作派,仁心柔肠的温格教父不会同意我们这么做。

作为忠贞而理性的枪迷,在谈论范佩西的“叛逃事件”时,我常常会扪心自问地想:假设我是范佩西,站在他的立场,我会提枪出走吗?

这边厢,老东家小破厂给出的是为期三年周薪13万英镑的一纸待遇;那边厢,新东家大曼联摊出的是为期四年周薪23.5万英镑的足额肥约。一旦跳槽,不仅工资和夺冠概率可以翻一番,养老金还可以帮你多缴一年,如此差异化的工作环境和个人待遇,是个人都要反复权衡一下好好掂量一番。所以范佩西最终选择离去,我是能够理解的,毕竟也是29岁的人了,是该考虑荣誉和养老问题了。在退役之前,我也希望他作为球星能够一亲冠军奖杯的芳泽。而对于我们这些球迷而言,八年无冠其实是无怨无悔也无所谓的了。

而与此同时,体内的一个“蛔虫音”也在告诉自己:如果我是范佩西,我的答案恐怕也会是“自愿离开”。

那些画个圈圈诅咒范佩西的人们,其实是无法设身处地地对他人予以宽容与体谅的。有人责难范佩西道:“阿森纳给你的薪水也够花了呀,为啥还要转会?”看来他并不能够理解:丝和球星的生活水平是不在同一水平面上的,丝是不会想到周游列国和隔三岔五去夜总会的,他们只会在电脑前撸撸睡。

其实作为球迷,我们也并非就会那么决绝和无条件地热爱上一支球队。阿森纳贴吧中曾有人提出过一个尖锐得让人难堪的问题:如果让你失业一年换取阿森纳奖杯一座,你愿意吗?结果大多数人回答是“不愿意”,纷纷面露难色地表示“上有老下有小”。回答“愿意 ”的通常只是大学生。

但我不喜欢范佩西的告别方式。特别是他投奔曼联营帐后立即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讲话,声称“我和曼联是绝配”,此举严重伤害了阿森纳球迷的感情。首先,阿森纳头牌叛逃死敌阵营本身就是件令枪迷感到丢份和受辱的事件,而这番言论更是对枪迷实施了“二次伤害”。平心而论,就战法而言,范佩西和阿森纳更像是“绝配”,只是阿森纳的薪资额度没能跟前者的薪资要求实现“适配”而已。

我想,一个人若是辞职跳槽,也该念叨着老东家的好儿来,不带怨念地体面离开,而不是翻脸无情,低眉顺眼为迎合新东家胃口而抽打老东家的脸皮。更何况,老东家还是一家对你有恩、苦心栽培、给你自由、遂你心愿、流着道德血液的高尚民营企业呢。

我的朋友、作家阿乙在评价一位央视主持人的跳槽时曾写过一篇文章,名字叫做《辞职赋予的勇气》。文中有这么一段显得深刻:“那些义正词严的信,如今在网上每天以若干万的阅读量流传,所恃是“辞职”二字。这不是有勇气的人,有勇气的人是在自己还在吃那碗饭时,敢于说出心中的不快。”

范佩西在端着阿森纳的饭碗时说:“夺得冠军是我和我们球队共同的目标。我不希望在别的队伍实现这个梦想,甚至无法想象我穿上别家俱乐部球衣的样子。”捧起曼联的金碗时他又说:“我和阿森纳对未来的看法不一致,这就是生活。”

因此,我理解范佩西的选择,但我不喜欢范佩西为这一选择所提供的薄情说辞。这不是有风度的人,有风度的人是在自己不再吃那碗饭时,还要说出心中的感谢。

救世主范佩西! 罗宾侠戴帽绝杀化身红魔领袖2012.09.0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By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