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范凌志】5月18日,本赛季从英超降级的阿斯顿维拉俱乐部宣布,中国企业家夏建统已经成功全资收购这家拥有142年历史的英国老牌俱乐部,他本人将成为未来的俱乐部主席。

曾就读哈佛大学的夏建统是“国家千人计划”中首批25名海外高层人才中的一员。如今,由他掌控的联合睿康集团已拥有5家在中国内地及香港上市的企业和多家独立运营企业,分布在全球75个国家和地区的员工超过3.5万人。

一名中国人,能否带领一家英国老牌球队复兴?这是外界普遍的疑问。日前,夏建统在北京的办公室接受了《环球时报》的专访。虽然因连日劳累而声音嘶哑,但提起这桩收购背后的壮志雄心,夏建统的谈兴依然很浓。

环球时报:您曾对媒体说开始考察了8家球队,那么为什么最后选择维拉?有个人喜好因素在其中吗?

夏建统:没有,肯定还是商业理性的成分占更多,阿斯顿维拉具备传统豪门的基因。这10年、20年在管理不善的状态下,可能没有把市场做好,但维拉在全球球迷的厚度上还是有很大优势的,不管在英国,还是在印度这样从前的英殖民地国家,阿斯顿维拉都拥有庞大的球迷群体。

另外,阿斯顿维拉还有点皇家贵族气质。因为历代很多英国皇室成员都是维拉球迷甚至是经营者。同时,我们去考察了,维拉的青训系统在全欧洲是最顶级的。它还具备拥有十多个运动场的训练基地、理疗设施等,很少有其他俱乐部有条件建这么好的基础设施。当然,还包括维拉公园球场本身,它是英国五个最好的球场之一,现在我们还有计划对球场边上的地块进行整体开发。

夏建统:这些年阿斯顿维拉一直在经营的低谷,但是从我们收购的角度来说,这又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因为你有信心把它管理好,你有信心让它回到正常经营的状态。其实这跟其他的行业的并购整合是一个道理。

如果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你买来,那是个“零和游戏”。但是,对于阿斯顿维拉,我们相信给它带来的价值肯定会很大的。

其实对于维拉的降级,在去年圣诞节时候就可以预测了,因为在那个状态下很难有改变的可能性。但我们还是觉得要让阿斯顿维拉回到英超,让它能有机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顶尖豪门。

我们考察的其他英超球队并不具备变成豪门所需要的条件。如果一个俱乐部不是在一个大城市,或者从球场到球迷都规模很小,这些都会导致这俱乐部很难改变现状。打个比方,虽然今年夺冠了,但莱斯特城永远不可能变成豪门。

夏建统:不,我不觉得要把目标定为“去复制莱斯特城的奇迹”,客观地说,我们肯定还是希望有比较务实、持续的规划,第一步先回英超,第二步我们想,至少让它回到原来正常经营时候的状态,保持在英超前六名俱乐部的水平,保证回到欧冠赛场去适应一段时间。

在这同时,我们会加大投入或者改变一下球队经营方式等,倒不一定会去复制哪个模式,而且客观讲说,没有东西可以copy。像莱斯特城,今年他们拿到了冠军,那里面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比如全年基本没有什么伤病、所有其他豪门都出现状况等。

夏建统:昨天刚刚收到英足总的提醒,在他们批准之前,我不能谈任何这方面的事情。

夏建统:我们现在正在安排,就等他们安排最后一次面见,可能是6月初的某天。如果这次非常顺利的话,一切就都OK了。

环球时报: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板?会亲手插手球队上上下下的事务,事必躬亲吗?

夏建统:我希望阿斯顿维拉除了能够延续原来的传统优势之外,还能变成一个具备现代企业管理模式的俱乐部。我作为俱乐部主席,下面还有一个总经理,下面才是主教练,包括负责商业、技术的官员。现在成熟的俱乐部各板块之间,互相约束和分工已经越来越明确和完善了,所以我们肯定会往这方向去做。所以对我来说,俱乐部的管理跟我现在管企业不会有区别。

当然,董事长和CEO之间还是会有很多互动。尤其对我们来说,可能第一年会有更多的互动。

环球时报:谈到球迷,我们知道英国球迷非常重视传统,您现在收到过阿斯顿维拉球迷的反馈了吗?他们会不会?

夏建统:没有,我现在收到的反馈来看,很多人都觉得挺好,无论是发email还是微博发过来留言,没有一个的声音。

因为球迷很清楚,我们跟豪门不一样就是,人家换了老板,球迷担心的是新老板把俱乐部给搞坏了。而维拉在“已经被搞坏”的情况下,我们去接手,这本身是一个好的事情。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我说在这个时间去接手,会让我少一些压力,兴许不是最糟糕的。

环球时报:您曾经说过要愿意基于维拉亲训系统,来培养自己的中国足球计划,这个计划是什么?

夏建统:我在理性的商业投入之外,可能唯一感性的部分,就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国球迷,从小到大一直想为中国足球做点事情。

我们回头总结,之前中国足球只有两个时间点稍微能让人看到希望。一个时间点就是职业化之前,大家都很艰苦,离商业化很远,那个时候反而还OK。还有一个就是“健力宝模式”,产出了一批优秀队员。我们希望把“健力宝模式”变成“维拉模式”,而不是派一个队出去,有20多个人回来,只有四五个人行。我们希望变成一个体系,就是在维拉不同年龄段的梯队中,每个梯队都有大量的中国人,然后变成源源不断的体系。

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短期可能不会去买中超球队。我们倒希望我们通过培训,让这些在维拉梯队的队员有一些能回到中国来踢,有一些可以进入到其他联赛。

夏建统:我们相信体育行业会变,将来会变成一个盈利的产业,变成一个可以持续发展的产业。我们不是简单把俱乐部当做是一个“超级玩物”去玩。我们现在也有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发展的各种计划,中午刚跟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几个俱乐部老板吃饭,我们可能下一步在美国收购一个俱乐部。但请原谅我现在不能透露是哪一家。

我们也一直在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球队,当然,西班牙、意大利在联赛的运营方面有比较多的弊端。我们最终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做一些事,但是我也强调,至少现在这个状态下,我们不太会运营中超的球队。

环球时报:这个赛季中超很多俱乐部投入了巨额资金,似乎是个“最好的时机”,为什么您不进入中超?

夏建统:我不觉得,我甚至觉得中超运营的机制很难变成持续健康的一个体系,事实上,现在包括美国大联盟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它是所谓类似于“麦当劳制”的加盟模式,支付一亿美元,我让你加入到大联盟里面。然后球队加盟之后,能够分3%或4%的整体收入,没有升降级,是封闭的系统。我们正在跟他们谈,看有没有可能一起去改变运营的方式。

英超在世界上被证明了是最成功的模式,它拥有很好的商业分配方式,虽然每年还在不断的完善,但至少是合理的。我们已经看到,有英超俱乐部已经八年盈利,这就说明这是一种很有希望的模式。

我们为什么说目标是想变成世界前几位的俱乐部?因为我觉得当变成一个成熟的商业体系的时候,你就能有一个广大的市场基础、球迷基础,这才是最后决胜的根本。我们相信有了球迷基础,再在这基础上投入,最后获得好的成绩是水到渠成的。

以中超为例,我觉得现在花大钱买球员进来,可能并不那么乐观,中国可能在体育产业角度还没有起步。我们为什么短时间不会进入到现在的中超?因为我觉得现在一些中超俱乐部的运营方式不大健康,甚至是逆向的,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解决方法。

你现在说很贵地引进球员,从良好的愿望说,希望这些球员带动了其他球员?但我们可能看到的结果恰恰相反:就是这些球员越来越贵,如果希望看到“鲶鱼效应”的话,可能“鲶鱼效应”不会发生,反而是进来的鲶鱼很容易变肥。“鲶鱼”就没有任何的作用,以后真正有竞争力的“鲶鱼”再也不会来了。

所以,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体系的问题,美国大联盟也需要制度改革,他们正在改造的过程中,我们其实想参与到那个过程中。印度我们也想去参与。

我们有另外一个良好的,但是可能也是要等待机会才能实现的愿望,就是到有一天比较成熟时,我们希望拿着这些经验,能有机会说服中国的足球行业去推动改变。

环球时报:现在很多有一些国际视野的新一代企业家走出国门,来收购这些有积淀的品牌,中国人能不能给这些品牌赋予一些新的东西?

夏建统:中国人必须去融入到世界中,我们要理解他们的文化,要理解他们所有的需求。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带过去中国一些好的东西。

但如果你要一直带着“我是一个中国人”的观念,去跟人沟通、去接触,那你永远不可能成为世界一部分。你也不用俯瞰,也不用仰视,其实应该很平等、很独立地思考事情。

就阿斯顿维拉来说,我们肯定会尊重他原有的好的东西。但是,这绝对不会阻止我把俱乐部改造成一个拥有现代管理模式的企业,因为落后的管理是维拉这20年走下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们正计划在全球收购很多其它产业的品牌,包括我们可能完成两个世界知名的食品品牌的收购,这过程是一样的,你要跟他们的管理层沟通交流,有时候可能会需要挺长的时间,让他们理解、接受,这些可能都在考验中国企业家。

我们要慢慢让他们接受中国企业去管他们,或者跟他们融合,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不是像现在,好像中国人只会拿支票砸,这本身就不怎么正常。比如,在我们竞争收购阿斯顿维拉的过程中,有美国人跟我们竞争,他们出价比我们高,但是我们赢到最后了。我们不是跟很多中国企业一样,用钱砸到底。所以我想中国人必须去融入到世界的文化里面去。当他们不把你当作是一个“特殊的族群”看的时候,可能那时候才真正说没有问题了。

By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