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环弗兰德斯轰轰烈烈地来,悄无声息地走了。有人欢笑有人悲,坎切拉拉没能把这个退休前的古典赛冠军收入囊中,留下了永远的遗憾,深深牵动了广大车迷朋友的心,而萨甘最后一路石头路爬坡单飞强势斩获他个人第一个环弗兰德斯冠军,也让全世界车迷为之欢呼。一天的比赛里面,发生的事情绝不只是颁奖台上的人物故事这么简单,大家一起跟随记者的镜头,深入石头路赛道,看看其他故事。

车迷们把安特惠普市集广场围得水泄不通,只为见证被誉为比利时的骄傲的第一百届环弗兰德斯的车手们出发。

每年环弗兰德斯组委会都会指定一个小镇为官方嘉年华的举办地,这里有音乐,美酒和欢乐。

第一集团到达了名为Tielt的小镇,这里是比利时传奇车手Roger Decock的故乡。

Huisepontweg是本届比赛第一段卵石路赛段,大批车迷在温暖的阳光里等待大集团的到来。

比利时本土车手Greg Van Avermaet 在137km时还保持在第一集团,但随后他便发生了摔车意外,锁骨骨折,不得不退出比赛。

赛中赛——Oude Kwaremont和Paterberg两个爬坡点只有4公里的距离,媒体摩托也要加大油门赶往下一个拍摄点。

萨甘在终点还有36km处的Taaienberg奋力超越,遭到兔子集团的围攻。

在Oude Kwaremont最后的石头爬坡路,萨甘和范马尔克上演了激烈的追逐。

通过Paterberg爬坡路段,离终点还有13公里,萨甘已完全与其他对手拉开距离,全力冲刺。

荷兰人Niki Terpstra用尽全力,也无法赶上萨甘,坎切拉拉和范马尔克。

坎切拉拉最后一届环弗兰德斯,他奋力追赶,无奈萨甘太快了,坎神显得有心无力。

坎切拉拉获得第二名,丢掉百届环弗兰德斯这座对他的职业生涯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冠军,无限遗憾。

阿米斯特德和萨甘两位世界冠军同时走上领奖台,抚摸百届环弗兰德斯纪念雕像,合影留念。

感谢国外媒体摄影师不辞劳苦为我们中国车迷奉献精彩的图片,也让我们更全面,更深入地了解了百届环弗兰德斯赛道上的激烈角逐。虽然坎切拉拉即将淡出车迷朋友们的视线,但他作为古典赛的偶像级人物,他的事迹在日后也会成为车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旧不去新不来,当我们送走一代天王的同时,我们更殷切地期望,萨甘能缔造出古典赛的另一个传奇。

By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