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沃尔德在探索频道效力的时候,霍斯特和辛卡皮得到的关注都比他更多。回到比利时车队,他依然被布南的光芒掩盖。然而,正是布南的强大,让本来只是“战术上的一枚棋子”的德沃尔德获得了机会;而他也十分争气,在最后三十公里的领先优势一直不超过一分钟,却硬是扛到了终点。

快步复制了前一年的战术,而德沃尔德表现更进一步,让悬念提早结束。在布南的无私帮助下,德沃尔德在教堂山发动致命一击。那些互相盯防的热门车手,最终被大集团回收,使得终点上演了不常见的大集团冲刺。

坎切拉拉和布南的巅峰对决,让其他对手都成为了炮灰。决胜时刻又一次在地标教堂山上演,“新上位”的坎切拉拉扬长而去。而这一幕,却伴随着“机械禁药”的争议,成为坎切拉拉职业生涯上空一朵乌云。

2011年是环弗兰德斯史上重要的里程碑——弗兰德斯古典赛公司(Flanders Classics,世界第三大自行车赛事公司)从比利时新闻报手上接过主办权。新官上任三把火,环弗兰德斯的比赛路线迎来大幅更新。

比赛的结果也“不按套路”。状态火爆的坎切拉拉早早发动进攻,但他遇上一个不太配合的沙瓦内尔,结果在教堂山被追回。最后时刻,坎切拉拉又发动了强力进攻,但他被快速逼近的布南吓得提前冲刺,最终让诺恩斯抢走了胜利。这一胜弥补了他在2008年的遗憾。

环弗兰德斯继续大刀阔斧地革新,把终点搬到现在的Oudenaarde,顺便砍掉经典的教堂山。许多人质疑“没有了教堂山还是环弗兰德斯吗”。而新的Oude Kwaremont+Paterberg组合,则成为了纯体力的比拼,巴兰的进攻,只有布南和波扎托能回应。此时的坎切拉拉已经摔断了锁骨。

布南在最后的冲刺优势明显,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站上环弗兰德斯的领奖台。屡次进攻未果的巴兰,只能不甘心地接受第三的结果。

风水轮流转,坎切拉拉摆脱伤病,布南则摔车伤退。少了老对手的坎切拉拉碾压全场;一周后,他继续横扫巴黎-鲁贝,跻身古典赛殿堂。日后王者萨甘,此时还是个年轻人,屡次被“教做人”。

范阿维马特带着范登贝赫跑出,看到胜利的希望。这个赛季的坎切拉拉虽然迟迟未能开胡,但关键时刻决不会掉链子。范马尔克跟上了坎切拉拉的追击;来到最后冲刺,三个比利时人则在主场被坎切拉拉“打脸”。赛后,坎切拉拉豪言:“我不是弗兰德斯雄狮,而是弗兰德斯的斯巴达克斯。”

布南和坎切拉拉两大巨星双双缺阵,让一众石头路好手看到难得的机会。前一年的巴黎-鲁贝冠军特普斯特拉远程进攻;作为一个冲刺手,克里斯托弗却没有犹豫,果断出击。特普斯特拉开始有所保留后,克里斯托弗依然十分自信,积极领骑把优势保持到最后。特普斯特拉尽管节省了不少体力,但来到冲刺他显然不是克里斯托弗的对手。

坎切拉拉高调宣布要在本赛季退役,但他的退役秀却被萨甘抢戏。坎切拉拉低估了萨甘的威胁:此时的世界冠军,已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在最后十公里独自一人顶住了以ITT闻名的瑞士天王的追击。赢得个人首座五大古典赛冠军的萨甘,展现出“天王接班人”的势头。

传奇终有落幕之时,布南也要在坎切拉拉之后离开赛场。他的告别演出,和老对手有几分巧合:坎切拉拉在巴黎-鲁贝老马失蹄,布南则是被机械故障难倒。不过老天爷也对萨甘、范阿维马特和纳森开了个玩笑,使得早早突围的吉尔伯特成为了幸运儿。

By hth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